当前位置:主页 > D生活人 >电影类特别奖】田敬旸:《蜘蛛女之吻》

电影类特别奖】田敬旸:《蜘蛛女之吻》

2020-07-25260

电影类特别奖】田敬旸:《蜘蛛女之吻》 

  (一)第三电影

  在开始探讨南美电影《蜘蛛女之吻》前,我想先对所谓第三电影的脉络进行小小的分析与探讨,以便后续关于电影的评论与讨论。我们得先从国际关係的角度切入,有所谓「第一世界」、「第二世界」、「第三世界」之说。第一世界泛指以西方资本主义为轴的国家阵营;第二世界泛指前苏联为领导的东方共产国家阵营;第三世界泛指以中南美洲、非洲、南亚……等非前二者所属之国家阵营。其实可以发现到,近代政治的发展,第三世界是占全世界多数的国家,进而也有人提出了第三世界为「主体世界」的说法,而后衍生的第三电影便是于这样的环境之中诞生。

  阿根廷製片人费南多.索拉纳斯以及屋大维.杰蒂诺在《迈向第三电影》中提出:资产阶级之好莱坞电影被视为第一电影;强调个人风格的欧式电影为第二电影;将导演、演员、观众集一态,以揭露真相及鼓动群众的视为第三电影。由此可见,电影分类虽和国际关係上的分类有所差异,但聚焦于「第三」这一方面是有所重叠的,因此能称第三电影为第三世界电影也是妥当的。

  如何将第三电影连接到中南美洲当时的政经状况呢?我们细看可以发现,中南美洲在拿破仑战争时,因其殖民主西班牙尽全力于战事,而得到独立机会,在当时就有许多地方的军阀独裁统治,这些人被称为国民拥戴的领袖。

  然而弔诡的是,在进入二十世纪,尤其是在二战后,南美大多独裁政体多为军事政变而成立的,较不具正当性。中南美洲做为一个近代史的受害者,被殖民、被独裁、被压迫、被种族歧视,这些种种因素交融在一起,我们或多或少可以推测这样的环境促成了反殖民、反独裁、反压迫、反种族歧视的第三电影诞生。当然,这方面的说法还以有赖与先进讨论并釐清之。最早发迹于1960至1970年代,其主要目的为:

‧激起大众在电影裏头的意识形态

‧揭露对于国民的剥削,无论是历史上的、政治上的、经济上的

‧使被电影影响的受众能从事变革性的举动,以改善国民的生活条件

‧创造出新一类的电影种类以阐释那些不被重视的特定族群

‧製造及散布那些未受独裁政府审查的影片

  谈了这幺多第三电影的探讨,我想先岔开话题,来谈谈第三电影在台湾的表现。这个探讨动机来自我在本次活动的推荐清单看到「记得台湾」这个主题,在这个主题上我看到了一些台湾新电影的影子,我个人在自己的想法建构上,认为第三电影和台湾新电影的同质性很高。台湾虽不算是第三世界国家,也极少与第三电影来往,然而台湾新电影时期,我们那些所熟知的电影是传达了本土情怀、深刻地描写了台湾历史、兼具了现代主义以及写实主义,摆脱过去政府方面灌输意识形态的咒缚,这些或许可以说是和第三电影有很大的相同。

  那台湾在近几年电影发展史上,虽然看不太到台湾新电影那般的电影,但是现在有了一种新型态的转机,年轻人开始尝试以自己的语言、想法,去演绎台湾过去四百年来的历史,这算是台湾新电影对我们的影响。同时,台湾社会逐渐开放,各式各样的影展也都有探讨更加多元的议题,就连过去官方色彩浓厚的金马奖也渐渐地走向更开放的视野。姑且不论第三电影对台湾的影响到底有多少,很显然地台湾早已演绎出独具自身风格的第三电影了。

  (二)探讨影中影(纳粹宣传电影)

  那幺我们就接着来探讨电影的主体,那在剧情上的描述我就不加赘述,直接单纯地针对特殊的点来讨论。首先,我们看到的是影中影的意识形态,当时最负盛名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曾言:「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地重複有效论点,谎言要一再地传播,并装扮得令人相信。」他也曾提出,混杂几分真相的谎言往往比直接的谎言要来得好。这部宣传电影并没有刻意去掩饰法国人有反抗的事实,反而是更加显现出来,并且利用优美的爱情故事去汙名化反抗运动,这样的意识形态是为了强调纳粹政府在法国政权的正当性,而影片也刻意贬低当时被纳粹迫害的族群,塑造美好的纳粹国度。这样的意识形态,在还是独裁时代的中南美洲非常多见。

  宣传电影中,女伶是当时极富盛名的歌姬,爱上了纳粹在德国的高级军官,这样「心中的纠结」,对比《蜘蛛女之吻》的主角莫利纳,算是如出一辙,某种程度而言,女伶的结局象徵了莫利纳最后的结局。莫利纳的行动童女伶一样,做为一个间谍好套出另一位男主角范伦丁的情资,却在爱情纠葛上不得不做出决定,也许一开始莫利纳转述这部宣传电影的动机只因他喜欢这部电影,而想传达其中的核心价值,但在同典狱长的第一次对话之后,转述电影的举动添加了象徵式的隐喻手法,我不知道莫利纳是否真的在透漏他当前的身分给范伦丁知道,但我们能肯定地看出莫利纳的变化。对范伦丁,他起初痛恨这种为法西斯政权宣传的电影,但随着故事的推进,这部电影却成为两人间的润滑剂,顺势搭起两人对话的桥樑,某种程度上,想来有点讽刺。

  (三)莫利纳以及范伦丁的分析

  入狱

  对比两人的入狱罪名,莫利纳是因为猥亵小男孩,而范伦丁则是政治犯,两者看似相异,但实际上都来自政府对国民的压迫,虽然莫利纳的罪名是猥亵罪,但实际上是因为他的同性恋身分被捕入狱,范伦丁则是因为反抗当时的独裁政府而被视为政治犯。两人境遇不同,但殊途同归。

  性倾向

  因为原作以及电影的关係,很多人都认为《蜘蛛女之吻》是部很纯粹的同性恋电影,但仔细分析下来,莫利纳是个很容易对他人敞开心房的人,个性有阴柔的部分。相较之下,范伦丁比较闭锁,可能是因为从事秘密反抗运动,习惯了将自己封闭起来,不允许任何人踏入他的心域,也很少对人敞开心房。两人的交合不在于范伦丁性倾向的转换,而在于彼此的接纳、彼此的同理,这其实是这部电影更加浪漫的地方,两人间的爱情是达到了心灵神合的境界。

  政治意识

  莫利纳是政治冷感的人,虽然他或许感觉得到政府无形中的压迫,但他没有站出来反抗,然而范伦丁式站出来的那群人,两人在一开始的沟通多有争执,大多是在政治参与的事情上,但随着剧情的推进,揉和上方所述,莫利纳接纳了范伦丁,也同样接纳了范伦丁的意志。从政治冷感转变为反抗独裁,这是莫利纳很大的转变。

  爱情观以及对彼此情意的态度以及作为

  莫利纳在爱情观上有些类似于希腊式之美的崇拜,他有自己一套独特的美学概念,对美学驾轻就熟,从他的言谈、装扮、职业,都看得出来,藉以分析他对美学的观念,我认为是妥当的。但这并不说明,他所呈现出来的装扮就如同希腊美一般,而是说他品味爱情的那种方式犹如希腊式那般的方法。

  反观范伦丁,他反倒是种「守护」的概念隐藏在裏头,对国家、民族、爱人……等。但其实范伦丁是自私的,他总是以反抗运动为主,有时却往往忽略了他的周围,这并没有同他「守护」这概念相悖,反而是透过「反抗」达到了「守护」的手段早已蒙蔽了双眼,他不知道他所做早已对周遭想「守护」的事物造成了威胁,总结起来,若说莫利纳是希腊式的爱,那幺范伦丁应当是鲁莽的爱。

  这部作品的看头就是「转变」,两人对彼此的态度转变。很明显地,范伦丁一开始时还对莫利纳保持一种距离,他似乎正怀疑莫利纳可能是政府安插进来的间谍,当然一开始莫利纳也不是间谍。直到莫利纳和典狱长见了面,整部片的气氛开始了改变,莫利纳转述的电影越趋重要,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似乎都围绕着那部纳粹宣传电影。莫利纳逐渐心软,他无法忍受政府暗自在食物里下毒,也无法忍受自己担任间谍的事,内心纠结如同女伶。

  事实上,我们无法确定莫利纳是否完整地、如实地将电影剧情转述给范伦丁,但也有一幕说到他有一定程度地渲染电影内容,因此我们不能排除他刻意投射了一些情感在转述电影的举动之中。总而言之,两人间彼此的互动,我们可以藉由纳粹宣传电影(尤其是莫利纳后半所说出的,是最有可能投射情感的一部份)做一个相衬的分析。

  (四)细部分析

  首先,先从电影製作的面向来看,第一个需要探讨的是电影的篇幅,很可惜地碍于篇幅受限,电影无法将原着小说完整的情感再製出来,没有足够的时间、足够的情绪酝酿,有时候会大大减分。一个电影的节奏在于他的篇幅,《蜘蛛女之吻》受限于电影媒体的篇幅,节奏与原着小说相比有很大的差距,我们可以同理小说改编成电影的这种差距,但这就是电影製作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,而现实是,似乎没有处理得很好。第二是剧本,作为电影的灵魂,在这部电影中却显得有些匮乏,剧本为了将政治以及同性爱揉合,就犹如是将两团风味不同的麵团(也就是同为社会议题,但其探究的面相还是有些差异)搓揉在一起,虽然这部作品探讨的层面相当多,但最主要的两大议题却因为剧本大大减分。

  就拿同样政治性质浓厚的德国电影《窃听风暴》相比,《窃听风暴》这主轴安插在政治上,并且以诸多角色佐以之,但《蜘蛛女之吻》却被压得喘不过气,看得出来电影在製作上为了调配也下了不少工夫,却也是一大败因。在调配上,反而没有政治反抗活动的精随,也没有同性爱的真挚,浑然是节奏有待加强的电影。这也同时是我第三个想探讨的面向,节奏。

  电影后半为了推进剧情,让两位主角间发展得过于急促,使得整体节奏忽然加快,加上剧本的夹击,电影后半时是令人喘不过气,造成两位主角间情谊反而变相成为只是为了剧情推进而存在的,不小心添上了工具性,成为了小小的缺漏,相当遗憾。

  虽然有很多可惜之处,但仍有不少可取之处。像是穿插了两部电影在作品里边,其一便是上文大量探讨的纳粹宣传电影,另一便是《蜘蛛女》。《蜘蛛女》俨然是莫利纳内心真正的投射,能算是一种潜意识的投射,这便是第一个优点──潜意识,看得出来这部作品大量用如此手法,内在事物以及外在事物互相存在着隐喻关係,颇有一种潜意识的味道。

  蜘蛛女隐喻着莫利纳,那幺船难者是否也隐喻着「正在受难的范伦丁」?但为什幺会是船难?而不是其他天然灾害?我们都知道船难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一种人为灾害,这里或许间接体现范伦丁被施虐的部分,而就另一个观点来看,船难是为了凸显只有蜘蛛女生存的孤岛,象徵着莫利纳内心那孤独、被视为异类的一部份,莫利纳这样的身分是社会的边缘人孤岛正符合这样的意味。蜘蛛女的吻代表了爱,那为什幺要流泪?泪似乎是为了范伦丁而流的,莫利纳知道不是他离开范伦丁,就是范伦丁离开他,势必要被拆散,想爱却爱不到。第二个优点──类似于蒙太奇的手法,可以发现到在莫利纳开始叙述电影故事时,会刻意将银幕大小调为大致上是那个时代的尺寸,而色调也是那个时代的,这是很棒的表现手法。

(本文作者投稿时就读于中央大学资讯工程学系一年级)

全部比赛作品请见活动官网:

MPLUS全国青少年评论文学奖-Taiwan Review Awards